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学院概况|师资队伍|教学工作|学科科研|党群工作|招生培养|社会服务|思政中心|新闻动态|校友工作|重要文献|学院文件|表格下载
马克思主义学院2020年研究... 09-16
宁波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 08-28
宁波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1... 01-30
宁波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 01-13
刘友女 教授 01-12
更多>> 
请输入要搜索信息的内容!

地址:宁波大学包玉书科学楼11号楼
电话:0574-87609179(兼传真) 87609175
Email:mkszyxy@nbu.edu.cn
      管理员登录 

 
重要文献
顾海良:应关注西方学者对马克思经济学的研究
2015-07-17 16:39     (阅读人数:)

自19世纪中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形成以后,20世纪是马克思主义经济思想发展经历的第一个完整的世纪。可以毫不夸张地认为,在20世纪的经济思想发展中,没有哪一种经济学说,能像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这样,如此密切地贴近人类经济、政治和社会发展的实际,如此深刻地影响着百年来人类社会经济关系的发展,如此长久地萦绕在经济思想论争和探索的主题之中。

马克思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创立者,应该清楚,马克思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二者是源与流的关系。即马克思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理论渊源,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则是马克思经济学的理论流域。显然,全面把握马克思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是认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科学理论和科学精神的基础,也是现时代发展和拓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基础。而研究马克思经济学的主要方法之一,就是综合分析国内外学者有关马克思经济学基本理论的研究成果。因此,对20世纪这一百年间马克思经济学的历史发展做出回顾,对于我们理解马克思经济学的现时代意义是极其重要的。

对20世纪马克思经济学的历史回顾,显然不能只限于中国学者的理论成就和学术成果,也要关顾国外学者,特别是西方学者的学术探索和理论建树。在我国学术界,马克思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视阈的“盲区”,就在于对西方学者关于马克思经济学的多方面、多视野研究的缺乏和偏见。特别是在经济思想史的教学中,缺乏对西方学者研究成果的了解和理解,就难以对20世纪经济思想史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发展做出整体的理解和把握。这就是编写《百年论争》的初衷,也是力求形成《百年论争》特色的基本设想。

《百年论争》不是依照西方学者所在的不同国家和地区,或者依照西方学者的理论观点、理论流派来展示他们对马克思经济学的研究状况的,而是依照马克思经济学基本理论主题来展示西方学者对马克思经济学“论争”主线的,书中将这一主线分为十个主题,即马克思经济思想的历史地位与当代意义,马克思经济学的对象和方法,劳动价值理论,货币理论,剩余价值和利润,转形问题,资本积累和社会资本再生产理论,利润率趋向下降理论,经济危机理论,马克思与凯恩斯、斯拉法的比较研究。选取这十个理论主题的主要原因在于:

第一,这些理论主题构成马克思经济思想的基本原理和主要理论观点。十大主题不仅构成了马克思经济学的精髓和理论支柱,而且同马克思经济学在20世纪的几度“复兴”密切相关,是几次“复兴”的内在理论动因。屈内在分析20世纪60年代中期马克思经济学在西方“复兴”的原因时认为,马克思经济学中存在着三个对现代经济学的发展可能产生不同影响的因素,是马克思经济学“复兴”的动因。这些因素,一是“马克思为现代宏观经济理论创建了基础”,二是“马克思不只是经济学研究中许多理论的先驱者,而且为继续发展这些理论奠定了基础”,三是“尽管马克思在未来的社会主义社会问题上保持了沉默,但是马克思至少是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中对远至自动化时代的社会制度变革进行了概略的叙述”。这三个因素涉及的马克思经济学基本理论,就包含在以上提及的十大主题之中。

第二,这些理论主题呈现了20世纪西方经济学界对马克思经济学研究和论争的主要论题和脉络。如“转形”问题(The Transformation Problem),就是20世纪西方各经济学流派,包括西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学者和主流经济学学者多次探讨和激烈论争的理论主题。甚至可以说,“转形”问题论争的起伏跌宕,就是20世纪马克思经济学在西方命运多舛的写照,也是20世纪马克思经济学在西方发展的主要线索。应该看到,类似于转形问题(也包括劳动价值论、剩余价值论)这样的争论,在西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学术氛围中才能出现。在这种氛围下,对马克思经济学基本理论的质疑、反对乃至攻击才可能完全地暴露出来,西方主流经济学娴熟的数理经济方法也能得到广泛运用。这种氛围,在当时苏联和东欧国家的经济学界是不存在的。当马克思经济学受到过多的非学术性的“保护”时,就难以在直面各种理论和学派的交流、交融和交锋中推进自身的发展。当马克思经济学缺乏现代分析手段时,就难以在理论经济学质态研究向量化分析的转变中实现自身的时代化。以西方经济学学术氛围为背景,展示马克思经济学主要论题论争的思想史过程,是切合于这一时期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历史发展的。

第三,这些主题突出体现了20世纪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关系发展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提出的新的课题,如利润率趋向下降理论、经济危机理论等研究,都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发展中“回到马克思”“回到马克思经济学”的趋向。同时,这些主题也比较全面地展现了20世纪西方马克思经济学研究的新的趋势与倾向,如在对马克思与凯恩斯、斯拉法的比较研究中出现的“沟通”马克思经济学和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倾向。因此,《百年论争》把马克思和凯恩斯、斯拉法的比较研究作为了一个专门的主题,是有利于读者了解20世纪西方学者“沟通”马克思经济学和主流经济学的过程及主要论题、基本倾向和取向等问题,拓展对马克思经济学在20世纪理论影响的理解的。

第四,也许是最重要的,这些理论主题都是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到第三卷理论叙述部分的重要问题,甚至《百年论争》各篇的程序,也体现了马克思《资本论》的理论逻辑。在这一意义上,《百年论争》也是对20世纪西方学者关于《资本论》研究的主要理论问题的述要。

(本文节选自顾海良主编《百年论争——20世纪西方学者马克思经济学研究述要》前言,刊发内容有删改。)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1 宁波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咨询电话:0574-87609179/9179 传真:87609179 E-mail:mkszyxy@nbu.edu.cn